一只半仙x

秋凯/半仙
是个写文的x
满脑子沙雕偶尔正经,美恐剧组全员吹

【迈克尔x加伦特】真香(55-62 fin.)

AHS8同人文,文笔十分emmm,只取用了部分官设,请务必不要当原剧看. qwq


很抱歉很抱歉之前是写论文和实验报告去了真的真的不好意思x

反正本鸽终于更文了就对了x

————————————————

55

“就是这个人类偷走了那些男巫的力量吗。”

黑色从瞳孔中溢出,盖过浅蓝色的瞳又淹没了周围的白色。

深渊里的恶魔透过迈克尔的右眼,凝视着熟睡的加伦特。

“迈克尔,你觉得他有这个资格吗?”

“他是我的人。”恶魔之子这样回答道。

“别总是对我抱有敌意,我没打算害他。他是个很有天赋的人,所以,如果你实在是不想要身为恶魔的负担,我允许你把包袱甩给他。”

恶魔的声音像是砂纸摩擦着锈铁一般,迈克尔可不认为加伦特能够忍受这样的声音整天徘徊在耳边。

“我不想害他,这倒霉活我自己做就够了。”

言罢,迈克尔用精神力示意恶魔赶紧滚出他的脑海。

“如果他是个能力足够的人,我会给他更多的力量。迈克尔,你要知道,混沌的胜利可不意味着把世界变成虚无——这是在世界已经无可救药的时候,只有完全毁掉旧制,才能构建一个真正像样的,走在正轨上的世界。”


56

加伦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睡得安稳。

不只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就总是被梦境缠身,虽然是死过一遭之后才发现原来他的梦境居然是事关未来的预言或者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不过,新人男巫可从来没学过解梦。

漆黑的走廊里,浅淡的白色光线勾勒出门的边缘,一路向前却看不到尽头。

这算什么?

心里被暗示着向前走,于是加伦特就顺着走廊一直往前走着。

直到加伦特看到了一扇被金色光线描绘的门。

似乎他命中注定就要走进这扇门。

门后会是怎样的噩梦呢?加伦特自己也说不清。当一个人拥有太多的噩梦时,其实很难从中挑选一个具有代表性的。

门后会是迈克尔吗?

心底的侥幸这样提问。


57

奇怪的是,门后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有人在吗?”

加伦特小声的问道。

浓稠的黑暗瞬间就将他的声音吞噬掉了,一点回音都没有留下。

在加伦特环顾四周的时候,金色的门消失掉了。

“Hallo? ”

没有任何回答。

“hey,anybody?”

“heyyyyyyyyyyyyyyyyyy!”

这是什么倒霉的梦境啊。

“倒霉?身为人类你能这样站在我面前已经足够幸运了。”

天啊,这是谁的破锣嗓子,这奇怪的音节……等等,好像在哪里听过来着。无法理解的奇怪音节,却意外的能够明白音节的意思,这不是地狱的语言吗!

“你是谁?”


58

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周围的黑暗里藏着无数双眼睛。

是这种感觉。

加伦特不断地循着一个方向往前走,但是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碰到。

“我是撒旦。”

破锣嗓子意外爽快的承认了身份。

“我知道你在抱怨我的嗓音,人类。”

“但是我希望你不是那种肤浅的人,否则我可能会直接杀了你。”

“我现在是在给你一个机会。”

“我可以让你变得像迈克尔一样强大……如果你把你的灵魂卖给我的话。”

“你很希望能站在他身侧,不是吗?”

“哈?”加伦特皱了皱眉,有些惊讶。

破锣嗓子的撒旦的声音似乎是无处不在一样,被周围这些几乎凝聚成实质的黑暗传递到加伦特耳中。现在,加伦特几乎能感觉到从黑暗里传来的一种谜之期待的心情。


59

“住手!”

黑色的雾在房间里弥漫,占据了每一个角落。

在这片黑雾中,迈克尔动弹不得。

“父亲,您不可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迷雾将加伦特缠绕,包裹,直到迈克尔再也看不清加伦特的身形。

“他有没有资格活下来,不取决于你的个人意愿。”

迈克尔现在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脏话都摔到撒旦的脸上。

这个不负责任父亲。

简直就是一个,不把唯一的亲儿子当回事的,老不死的老父亲。

“迈克尔,你最基本的礼貌和尊敬呢?”

“我自己都给吃了!”

就算现在已经是在人间最强的存在,最大限度的法力输出也没能挣脱开撒旦设下的束缚。

黑色的浓雾像是一道高墙。

翻不过去的那种。


60

“你所献祭的生灵足以完成黑弥撒的祭祀,现在只需要……”

“不,我拒绝。”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我的力量吗?”

“我做不到。”

“最后的伦理道德吗?别开玩笑了。”

“但是我没有灵魂可以给你了。”


“我的灵魂是属于迈克尔的啊。”


61

谢天谢地那个拿砂纸磨铁板的家伙终于没了动静了。

本着趁机会赶紧溜的信念,加伦特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尽管他并不认为他能够就这样走出去。

压抑的感觉逐渐褪去,脚下的地板踩上去似乎也更加实在了。

淡金色的细线勾勒出一条蜿蜒的路。

看来,是那位恶魔决定放我走了。

加伦特的脚步轻快了起来,甚至在一蹦一跳得前进着。

刚刚的经历好像是见家长了呢。

真惊险啊。

捋了捋散乱的白色短发,加伦特才发现,他额头上竟全是冷汗。

睁开眼之前,隐约听到了背后有人在讲话。

“Gallant,我那个破儿子,今后就拜托你了。”


62

昏迷中的恶魔之子看上去隐约能看出他幼时的影子。

加伦特伸出手,试图抚平迈克尔蹙起的眉。

“没事了,迈克尔,没事了哦。”

迈克尔的神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加伦特勾起唇浅浅得笑了。

“但是,躺在地板上会感冒哦。”

当加伦特准备收回手的时候,迈克尔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不会生病的。”

迈克尔手上用力把加伦特拽进了怀里,抱得很紧很紧,好像是生怕下一秒爱人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事实上,下一秒迈克尔得到了爱人的一个吻。

“Michael,I am here with you,forever. ”

真香。


fin. 


(哦对了顺带一提接下来可能有车)

—————————————

完结撒花啊啊啊啊啊啊!

本鸽居然真的写完了!哈哈哈哈哈!

他们真好吃啊果然还是发糖好xxx


顺便,不知道多少年后才会开始写的番外的预告

#马猴烧酒迈克尔

设定是之前加伦特穿越过去的时间线,因为巫术导致了时间线的扭曲,所以那时候加伦特救下来的奶登是另一个时间线!是马猴烧酒的时间线!

是开挂的新人黑巫师迈克尔x巫师家族天才小王几加伦特!

是麦扣努力变强打败至尊女巫救出加伦特然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的故事!

是沙雕发糖向!

#真当我不敢对凯哥下手 第二弹

p10隐藏彩蛋

实名发誓凯哥真的是我真爱哈哈哈哈哈哈

#真当我不敢对凯哥下手

凯哥最棒了我爱他我真的不是黑x


名朋NO.26 Kai Anderson偷摸扩列x

【迈克尔x加伦特】他不见了

-短,一发完

-是刀子

-ooc注意



01

“回来了啊,迈克尔,来来来,你上次说的那个人我们已经做出来了,还根据你给的法术符文给他附加了巫师的能力哦——这可是我们成功制作的第一个巫师,Warlock Gallant 2.0!对了,这个是Ms.Mead 2.1,我们在近战感应上做了一些修复。”

“嗯,好。”

“对了,这次的跟之前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你不用再顾忌任何会影响程序的关键词了,我们已经把编码做到完美的地步了!”

“好的,谢谢。”


02

看不到了。

那个可爱的灵魂,消失不见了。

那双眼睛的做工还是十分精致的,但是,这不是他的眼睛,这双眼睛里没有灵魂的光,只有白炽灯的反光。

“迈克尔,你好像在伤心。”

漂亮的人工生命体用指尖轻抚着迈克尔微微蹙起的眉,试图将其抚平,却是徒劳。

细腻的触感和恰到好处的温度都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闭上眼后甚至可以想象到当那个人这样做时的感觉。

跟迈克尔的叙述中一模一样的人。

不,不是的。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难道还没有看透那个灵魂吗。

迈克尔突然伸手抓住了加伦特2.0的手腕,直勾勾的盯着那双有点僵直的眼睛。

黑色的……染料吧,大概。

反正不是之前所见的星辰大海。


03

“父亲……真的不可以把他的灵魂还给我吗?”

就算用自己的血画下倒五角星,也不能对撒旦的判断有任何影响。

每当迈克尔问起这个问题时,深渊底部的恶魔总是沉默。

“我已经如您所愿,毁灭了世界了!”

滴血的新伤,成疤的旧伤,结痂不久就又被揭去了痂的伤口。

白色的蜡烛被染的血红。

烛光圆圆的,像那人眼中的星辰,环绕在迈克尔的周围,却是死寂而沉默的。

“难道要等到这个世界彻底崩坏,不复存在了,您才肯把他还给我吗!”

视线的模糊是失血过的的警告。

金发的青年倔强的跪在法阵中央,浅蓝色的瞳孔略显涣散,却毫不影响他语气的坚定。

“等到那时,哪里还有属于我们的地方啊……”


04

“迈克尔,你不能再这样了,血库里最后一点你能用的血已经用光了,我们两个的血型又跟你的不一样,你这样下去会死掉的。”

各种仪器都在以各自的节奏和声音响着,像是无数节拍器同时打着不同的拍子,各顾各的,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从不真正关心任何自己世界之外的东西。

“啊……”

是疼痛的感觉。

但是伤口的位置好奇怪啊,不在之前用刀划开过的任何地方,而是在心脏里边。

像是心脏里裂开了一样,痛感随着伤口不断延伸,鲜血从裂口里汩汩流出,堵塞了胸腔,又顺着血管涌向大脑,最终顺着眼角以咸味的液体流出。

“我会注意的。”


05

[此处建议配合bgm Habits(Stay High)]

杰夫和麻特做出来的东西已经是人工的极限了。

迈克尔内心深处很感谢他们。

事实上,成功的自欺欺人是需要有足够说服力的道具的。

如果道具的说服力真的没有那么高,那想办法把要求降低就可以了。

只要脑子别再清醒,精神力别再那么敏感。

其实迈克尔并没有提到他曾经和加伦特上床的事情,他真的难以想象,并且十分确信自己无法接受和一个人工制品发生性关系。

杰夫和麻特倒是跟他们做出来的人工妹子们搞得挺开心的。

怀抱着乖巧的加伦特2.0,迈克尔把脸埋进满是白粉的盆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吻上怀里的人。

做工真棒,可惜吻技有点不敢恭维。


06

“迈克尔……”

白发的青年试图挣扎。

这大概是编程的一个bug吧,如果是加伦特的话他可绝对不会这样。迈克尔突然笑了起来,像是挑到别人错误的小孩子。

“Gallant,you are mine……”

舔了一口嘴角粘着的白粉,借着神经的不正常兴奋,迈克尔又一次啃上了白发青年微肿的唇。

是毒品的味道呢。

是刚才蹭上的白粉吧。

或者,真的是他。

那个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柔软的红唇和灵巧的舌头。

纠缠不休中,银丝顺着唇角蜿蜒,一路染湿了紫色的衣领。

You are mine,body and the f*cking soul. 


07

醒过来的时候总是剩下独自一人。

那就不要醒过来了。

“迈克尔!你…省着点……啊!……吸完了…就……没了……啊啊啊啊!”

听到的声音已经模糊不清,视线中只有一个在动的色块,看上去有点滑稽。

像是在深海里听丑唧唧的鱼吐泡泡的声音。

咕噜噜,咕噜,咕噜噜噜……

当眼前所有的颜色都混在一起,耳中所有的声音都归于沉寂,迈克尔的意识开始下沉,麻木的神经让身体和灵魂逐渐断开了联系。

去地狱亲自找找吗?

是个不错的主意。


08

漆黑的门后是三号哨所。

昏暗的光线,以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蜡烛。

浑身是血的白发青年。

迈克尔很喜欢看加伦特拿着一件钝器杀人的样子。

疯狂,犹如混沌。

最好的还是,青年内心深处的痛苦得以释放,那个灵魂不会再因为压抑了太多而哭泣。

“跟我走。”

迈克尔伸出手。

“噩梦不会是你的终点。”

白发青年的眼神有些迷茫,还有些惊喜,看向迈克尔的时候有点愣愣的。

但是,那确实是迈克尔曾经所见的星辰大海。


09

像是视频卡带,又突然掉帧。

每一个色块都在不断的变大模糊,与周围其他的颜色融在一起。

我抓到他的手了!

迈克尔在收紧手指的时候,却只看到了自己紧握的拳头。

“Gallant……?”

不见了。

暖色的场景被蒙上了雾,灰蒙蒙的。

该死的,别在变深了,等雾变成黑色就真的是我在昏迷了!

“迈克尔。”

是他在叫我吗?

声音在哪,我要过去。

“迈克尔。”

不,这不是他的声音。


10

“迈克尔。”

“父亲……?”

“迈克尔,回想一下,那天你亲眼看到的东西。”

“父亲,您终于愿意把他的灵魂……”

“那个自称至尊女巫的人已经把他的灵魂毁掉了。”

真当麦扣没有表情包#2



您的骚鸡麦扣颜艺上线x

浅谈美恐八与恶魔之子


又名,全员恶人是如何养成的


全季的分析和个人理解x



作为一个美恐系列从头追到尾的老剧组吹,看到这一季还是挺惊喜的。

这次剧组选用了倒叙形式,剧情如同剧组以往的风格,是精彩纷呈的过程和震撼人心的结局。美恐系列的恐怖从来都不是吓人(scary),而是恐怖(horror),每一季都是引人深思的,简单说就是,“真正恐怖的从来都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

我有点看不得别人说这剧不好,这季伊万的角色确实有点emmm了,但是剧情依旧是一流的。

一开始就告诉了观众,结局是世界毁灭,和毁灭后的荒芜,接下来是抽丝剥茧的讲述世界毁灭的原因,恶魔之子。

哨所的麦扣是一个说得上是风光无限的全员恶人了,但是最后在面对米德2.0的时候却展现了并非恶人的一面,那是属于亲人的一份牵绊。

下一个见到的是青年的麦扣,是一个披着羊皮的小狼,任性又很迷人,在屠夫对真米德恶语相向并拒绝道歉时,麦扣毫不犹豫的杀了屠夫,在警局为了自保杀了警员,接下来在男巫学院的时候又用法术惊艳了全场,可以说是十分光鲜亮丽的外皮了。只有在米德的面前,麦扣才会展示出少许的依赖和迷茫的一面,米德是引领麦扣成为全员恶人的一个重要的角色。

时间再次倒回的时候是奶登出场。奶登其实就是个有了恶魔之力的小可爱。因为他有恶魔的血脉和力量,就注定了他和别的孩子走不到一条路上,但是他确实有着一个孩子的天真,他会把自己喜欢的玩具送给重要的人(给康斯坦斯送尸体),也在努力控制自己的力量和情绪,比起全员恶人,奶登更像是被附身恶魔的小可爱,有点像第二季的修女玛丽尤尼斯。

麦扣的力量真正觉醒的时候是安东给搞的黑弥撒,也是麦扣走向全员恶人的第一步。但是这时候的麦扣也才只是十岁上下,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周围的人都在告诉他,身为恶魔之子,他要去毁灭世界,像是洗脑一样。一个正在成长和学习的孩子在不断接受到这样的信息时就会逐渐建立这样的信仰。比起作为他自己,他倒更像是一个教派的玩偶,一个毁灭世界的催化剂。

其实这才是剧情想要表明的,一个世界的毁灭,并不是因为一个恶魔之子的存在,而是因为很多人人心中的恶念,一旦找到一个点去宣泄,那将是一发不可收拾的。

锅盖头哥俩做技术宅做的好好的,在遇到恶魔之子的时候才开始计划要毁灭世界。合作社里全员都是与撒旦交易的上流人士,这也是在讲述人为了进入社会顶层而不择手段的一种现象。这些人都是心存恶念且手握重权的人。

所以,事情的根本就是,锅盖私心利用了麦扣控制合作社引发了世界毁灭。恶魔之子其实不是原因,而是借口和催化剂。麦扣其实是一直在被人当枪使的一个小未成年。虽然最后他也确实不负众望的成为了一个全员恶人,但是这只是因为所有人都在把他往这个位置上推,不断的有人帮助他提升力量,而麦扣本人却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只好顺其自然,成为了恶魔。

很难想象,一个小孩子,在不断失去信任的亲人,还要面对未知的失控的力量时到底都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在与女巫的争斗中,也是女巫一方先宣战的,麦扣去屠杀女巫是因为女巫火刑了他当时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米德女士。他除了提升力量去复仇还能做什么?麦扣从来都是孤身一人的,他对于撒旦而言,也只是工具,甚至是随时可以被替代的。

这一切从来都不是麦扣一个人的错。

杀了一个恶魔之子,还会有另一个恶魔之子出现,并被人心之恶培养,成为毁灭世界的一个工具。

所以,


第八季有那————————么好看!!!

永远的白月光TateViolet都有he了!

就算麦扣没有he又怎么样!同人还有糖呢!

我不管我就是要吹剧组!!!!


小声逼逼,想看太太们发糖,还想扩列x

名朋34 James March在线丢人x

真当麦扣没有表情包#1

一个优秀的巫师一定要学会这些基础法术x





【迈克尔x加伦特】真香(48-54)

AHS8同人文,文笔十分emmm,只取用了部分官设,请务必不要当原剧看. qwq

————————————————

48

默特尔一只手扒住铁锅边缘,似乎下一秒她就会施咒毁掉铁锅。

但是她下不了手,她没有科迪莉亚的那份决绝。

最让默特尔害怕的是,如果因为她破坏在这个时间点的东西而导致马洛里的失败。

赌不起。

突然出现的加伦特吓了她一跳,而加伦特居然能够进入到马洛里的时间穿越里,更是让默特尔觉得不可思议。

她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科迪莉亚离开了,马洛里独自施展危险的古老法术,而默特尔却什么都做不到。

她不仅保护不了自己的姐妹,而且还要在绝望中看着自己的尸体倒下。

迈克尔只用了一个手势,就让默特尔身首异处。

“Loser. ”


49

就算是恶魔之子,也不敢说能够掌控时间。

时间这个概念太过复杂了。

灵魂可以在不同的时间线上穿梭,但是,一点细微的差池就会导致灵魂在某一个时间线上不存在。

看着波澜不动的黑色液体,迈克尔感觉自己似乎和胜利失之交臂了。

这个复杂而危险的法术已经被足够的变数影响了,如果他也参与其中的话,可能什么都不存在了。

迈克尔,你很让人失望。

那个漆黑的恶魔又开口了。

你从来都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是个一事无成的失败者。

“够了,住口。”

迈克尔闭上了眼。

“我从来都不会是你的傀儡的。”


50

如果撒旦也不存在的话,会怎么样呢?

迈克尔靠在砖石墙壁上,低着头。

如果没有撒旦,大概也不会有迈克尔吧。

不,撒旦只是给了他这份该死的力量而已。不过,要是从来都没有这份负担的话,人生似乎就……有些无聊了。

那才是最可怕的。

无聊意味着毫无意义。

但是这不代表一定要成为撒旦的傀儡啊。

“我现在,要怎么做啊。”

杀了最后的那个女巫。

黑暗中的恶鬼又在用那讨人厌的沙哑声音在讲话了。

“住口,我没有问你!”

通往最后的胜利的方法,是什么?

迈克尔,你自己是怎样定义胜利的?


51

漆黑的液体像死掉了一样平静。

那口铁锅里,明明有两个人。

“I am yours, body and the f*king soul. ”

是那个白发青年的声音,像是甜蜜的漩涡,叫人不断地往下陷,又欲罢不能。

是他吗?

那个从一见面就开始各种勾引迈克尔的一个理发师。

那个可爱的男巫。

可惜纯黑色吞噬了所有的光芒,没有一点反光,要不然迈克尔一定能看到倒影中自己的笑容。

短短十年多点的人生根本来不及见识这个世界,现在所有的繁华文明都没有了。

核爆之后刚走出避难所的迈克尔确确实实的被所见的景象吓了一跳。

原来,世界末日是这样的。

米德女士说过,这是新世界,是旧物的终结,是新的开始。

但是来自旧世界的人也很讨喜啊。


52

在能感知到浮力的那一瞬间,加伦特就在用手脚扑腾。一是为了尽快上浮以至于不被淹死,二是因为不确定马洛里是否还在一锅黑水里。

当脖子被掐住的瞬间,还是有点惊喜的。

指关节硌得皮肤生疼。

为什么女巫都是这样皮包骨的?

而且就算如此还能有这么大力气真是不可思议。

挣扎中,加伦特终于抓住了铁锅的边缘,冰凉的触感让有点模糊的意识再次清醒,涌入肺部的氧气让加伦特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回来了,哨所。

马洛里的手还抓在加伦特的脖子上,但是等加伦特把那双手扯开的时候,那也只是一双手了。

“啊!”

就算是成为了巫师,还是受不了这些突然出现的血糊糊的东西。


53

加伦特第一时间把马洛里的手扔回了水里。

“加伦特,没事吧?”

迈克尔把加伦特从铁锅里捞了出来。

“没事哦。迈克尔你看起来也很好呢。”

于是湿淋淋的加伦特理所应当的赖在了迈克尔怀里,把水蹭得到处都是,顺着衣角往下滴,有的还混着暗红色血液。

“嗯。”

迈克尔抱紧了加伦特。

赢了哦,迈克尔,你赢了。

这是迈克尔对自己说的话。

大概这才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真实的情感。

区别于米德女士的那份来源于信仰,只敬仰恶魔之子这个头衔的情感,加伦特的情感是单纯的指向迈克尔·朗顿这个人的。

最后一个女巫得血染红了铁锅里的水,最后一个男巫乖巧的靠在恶魔之子的怀里。


54

“迈克尔,我见到小时候的你了。”

“你差点被马洛里杀掉,但是我阻止了她。”

“你小时候很可爱哦。金色的短发,就是发型有点乱糟糟的,我可以帮你打理一下的,可惜时间不够。”

“我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

加伦特明显是累坏了,说话的时候也有点迷迷糊糊的。

毕竟,时空穿越这种法术本身就是极度消耗精神力,况且还是强行进入到别人的时空穿越之中。

“辛苦你了。”

有一种异样的情绪从迈克尔心中慢慢升起,膨胀,好像是什么被压抑了很久的东西。

那是属于迈克尔·朗顿的情感。

想要守护怀里的这个人一生一世。

无论生老病死,都不允许你离开我,加伦特,你是我的。

友情提示:小心Cortez的疯子老板和撒旦的破儿子,出事了后果自负

来自名朋

NO.34 James March,是我x

NO.42 Michael Langdon  @NULL. 

顺便扩列xxx

想要剧组一起玩x


———————————

顺便,之后我会写关于马猴烧酒麦扣的文xxx